勁舞Dancing癲 — 放開仇恨和政治,一起跳舞吧!

日期:2018年12月27日
地點:Festival Grand 1院

最近不少南韓電影,以當地的歷史背景作為故事的主要素材,大概是創作者希望藉著影片,反映著韓國曾經面對過的難忘傷痛的經歷,好讓今天的觀眾,從電影中重新認識自己的國家。是夜觀看這部由曾執導《陽光姊妹淘》導演姜炯哲執導的最新作品,透過舞蹈,勾起一段舊日的歷史事跡。《勁舞Dancing癲》一場在舞台上的舞蹈,無分你我,跳出人與人之間的友情,反思戰爭所帶來那沉重傷悲的回憶。

《勁》片故事發生在1951年,這時韓國正值處於韓戰時期,於最大規模的巨濟戰俘收容所,新上任的收容所所長希望為收容所打造形象工程,下令其黑人下屬Jackson尋找戰俘成立舞蹈團,在一次的巧遇下,Jackson遇上了收容所裡搞事份子盧景修、精通四國語言,獨自照顧一家的楊芬麗、鍥而不捨尋找妻子的姜炳三、以及深藏不露但營養失衡的舞王小胖,他們一行五人組成「Swing Kids」,決定要走到舞台上,拋開階級和隔膜,一起在舞台上跳舞!

從姜炯哲首部執導的作品《極速緋聞》開始,他的電影都能夠保持穩固的水準,貫徹著他個人的風格,充滿著輕鬆的調子,而《陽》片則是真正對姜炯哲導演更深認識的電影,透過七位少女的成長,刻畫著她們的青春回憶。第三部執導作品《千術之神》同樣地展現著姜炯哲的風趣,更帶點影像上的刺激節奏感。

《勁》片是南韓導演姜炯哲第四部執導的長片作品,電影的故事背景發生在五十年代的韓國,這可算是導演執導的作品中,第一部以歷史為背景的電影。故事的地點設定在戰俘的收容所,收容所裡容納著軍人和戰俘,他們顯然就是水火不容,文化差異,言語不通,只懂互相打罵。然而,就是因為所長提出的建議,令他們走在一起。

電影裡參與跳舞的五人,分別來自不同背景和國籍,他們既是難以互相溝通,但是當他們穿上了踢躂舞鞋的時候,他們就一起在學習共同的語言。電影不少的段落描寫他們五人一起學習跳舞時的經過,他們由起初未能有共識地一起跳舞,甚至想有放棄的一刻,但是他們最終都能夠排除眼前的困阻,讓他們能夠在舞台上展現著動魄的舞蹈。

可是,他們唯一面對的阻撓,就是戰爭。片中其他的篇幅,就著重敘述戰爭所帶來的慘痛,死傷無數,盧景修一行四人一直活在被受抑壓的生活中,Jackson也只希望戰爭完結後可回家鄉見妻兒。但是他們知道在這個時期裡,就是難以安寢,槍火連連的每一刻,總是提心吊膽,跳舞大概就是能夠舒緩他們一直存在的緊張心情。

政治、階級、種族、崇洋、性別歧視等問題,也是《勁》片裡所探討的命題,中。片中較深印象的其中一個情節,成為了戰俘的韓國人,困在山洞裡時聽著那抗戰英雄講述戰爭的事跡時,其中一名戰俘手執美國朱古力給他,他還道出了那令人難忘的味道,及後又再出言責罵美國人的行為,諷刺得很。這卻對應著盧景修與Jackson之間的友情,透過跳舞把兩地的隔膜消退,雖然他們走在一起,但是這種兩地之間的矛盾,暗地裡仍地存在。女性在當時的社會一直不被受重視,只能在鄉村當勞動工作,兼顧家庭,楊芬麗這角色就從鄉村走到男人的社會(收容所)裡,從跳舞與她精通多國語言,突顯出女性也有比男性優勝的一面。

黑人的設定也是很明顯的舖排,導演沒有刻意地將白人和黑人之間的種族問題放在電影裡,反而是以輕輕的幾句對白,講述了軍人之間的暗鬥。戰俘在收容所失去自由,投靠美國人才能有其生存空間和意義,但是他們回到收容所後又被罵為叛徒,生存本身就是艱難,但是為了仍有一點的自我價值,這樣大概就是在收容所裡的生存方式。

片中主要演出的五位演員表現均為出色,都敬秀、Jared Grimes、朴惠秀、吳政世與金珉熩,他們在片中分別各自有不少的內心戲演繹,拿捏準繩。當然,他們在片中最大的發揮,就是多場的踢躂舞演出,表現揮灑自如,相信他們也花了不少的時間去排練片中的舞蹈,令人歎為觀止。

電影最後的一幕,Jackson與盧景修再次一起跳起舞來,楊芬麗等人在外面看著這一刻的發生,跳舞為他們帶來友誼,也帶來不同國藉文化的揉合。導演姜炯哲透過《勁》片,藉以輕鬆的調子,加上動力十足的舞蹈,映照著那一段傷痛的歷史回憶,悲喜交集,宣揚反戰的訊息。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