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別夏威夷 — 淡雅細膩的愛與別離

日期:2018年11月15日
地點:百老匯The ONE 4院

一對情侶,本來愛得甜蜜溫馨,可是日子長久,兩者之間的感情漸漸沖淡,或是失去了愛的感覺,最後卻是要面對分手的結局,然而… 分手後情侶又可否再做到朋友呢?是夜觀看這部由日本導演松村真吾執導的第二部電影作品,藉著一對曾經相愛的情侶,如何面對感情的難斷。《愛別夏威夷》清新脫俗的情感,淡然動人的韻味,愛與別離之間,遺留下的卻是一段逝去的愛情。

《愛》片故事講述阿勇與凜子是一對過氣的情侶,雖然做不成男女朋友,但是他們能夠維持朋友的關係,凜子仍然在阿勇的家暫住,而凜子卻一直不敢把分手的事跟朋友說。凜子心裡一直希望可以跟阿勇重修情侶的關係,可是阿勇錯喜歡了大學師妹蓮田霞,令凜子感到失落之時,本來跟朋友們約好的夏威夷旅程,恍如幸福般的漸漸離她而去……

生於日本琦玉川越市的松村真吾,為日本獨立電影工作者,曾經執導過不少的短片作品,2010年畢業於日本早稻田大學研究所,他的畢業作品《Striking Out in Love》入選釜山影展亞洲之窗單元。

《愛》片是松村真否自編自導的第二部作品,電影取材自他個人的親身經歷,從這對本來相愛的情侶,分手過後凜子對阿勇卻餘情未了,令他們之間卻建立了一段既曖昧但又疏離的感情,令他們至直都找不到答案,是要面對分手的事實,還是一直地逃避呢?

電影從凜子與阿勇在房間裡共寢的畫面作開端,縱使他們二人同在狹小的房間裡同住,但是他們各自睡在房的一端,喻意兩者之間的疏離關係。接著二人一起健步,阿勇一直跟隨著凜子的步伐行走,在這段的關係裡,看到阿勇對感情的態度,其實並不太在意。隨著故事的發展,阿勇與蓮田霞之間的情愫萌生,令凜子漸漸感到幸福與愛情悄悄離她而去。

「夏威夷」在片中的定位頗為有趣,片中凜子亦是希望到夏威夷旅行,直到她終於跟朋友準備出發到夏威夷參加好友婚禮之時,卻因為跟阿勇分手而取消,最後只好拍下錄像送給朋友。「夏威夷」卻象徵成凜子跟阿勇之間的關係難以復再,最後只能從錄像回憶著他們的甜蜜,夏威夷之旅又再一次跟她擦身而過,一段感情的開始與終結,藕斷絲連的關係,最終不能開花結果,阿凜亦只好接受現實。

電影的末段,凜子把她的東西徹底地搬離阿勇家後,他們二人最後一次一起健步,凜子向阿勇提出「若是我勝出,我們不如復合吧」。凜子依然想復合嗎?還是她想試探阿勇的心裡仍然有她的存在嗎?縱然凜子心裡有數,她卻仍有一絲的希望,可是結局就是現實。影片利用這首尾呼應的處理,除了顯得電影的結構完整外,亦透過故事的發展,描寫著凜子與阿勇的感情轉變。

很喜歡電影裡的不同比喻,除了以「夏威夷」來形容凜子對於感情的轉變之外,片中亦以CD與播放機,來比喻成凜子與阿勇之間的感情轉變,阿勇比喻成CD機,凜子則是CD,CD要播出歌曲就一定要有CD機的配合,這比喻著他們是處於不能分開的感情關係裡。後來,阿勇從CD機轉化了為iPod,不再需要CD機已經可以播出歌曲,這就引申成他們的關係漸漸疏遠,能夠以自己的方向繼續生活下去。後段凜子更以「分段式煞車」來形容感情的狀況,這比喻成她對感情的猶豫,以及對阿勇的一份期望吧。

片中兩位主要演員的演出表現稱職,飾演阿勇的田村健太郎,與飾演凜子的綾乃彩,他們二人均能夠演繹著人物面對感情的掙扎,在片中能夠展現著互相的默契,彼此亦擦出不少的火花。田村健太郎在片中的演出較為內斂含蓄,綾乃彩則有不少的內心戲,而劇本不少的篇幅亦是著重於凜子的描寫,讓綾乃彩於片中有很多的發揮。

《愛》片以淡然的色調詮釋,利用柔和的影像,捕捉著阿勇與凜子的日常,影像簡潔細膩,透過影像呈現出凜子的情感,給予一份舒服動人的觀感空間。村松真吾執導的第二部作品,整體表現四平八穩,節奏掌握準繩,恰好地反映著今天的都市男女對待愛情的不同態度,寫下了現實與夢想的愛情和遺憾交織。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