淪落人 — 從負能量中找了一絲的希望

日期:2018年11月6日
地點:AMC PACIFIC PLACE 2院

今天,有不少家庭都會聘請外籍女傭,打理日常的家頭細務,以及照顧家庭的起居飲食,似乎已經成為見慣不怪。不過… 大家也有沒有想過,外籍女傭隻身來到香港工作,她們的背後其實是因著什麼的原因呢?是夜觀看這部於第三屆電影發展基金「首部劇情電影計劃」得獎作品,陳小娟首部編膩導電影,透過一名女傭與殘疾人士之間的主僕關係,道出了一段寫實窩心的故事。《淪落人》兩位同是天涯淪落人,一起走過高山低谷,笑中有淚,人情冷暖,細膩窩心。

《淪》片故事講述因為一次工傷意外,而導致半身不遂要依靠電動輪椅行動的昌榮,妻子帶著兒子離開香港到紐約繼續生活,他的日常的需要女傭與他的好友阿輝照顧。這天,他迎接這位新來工作的女傭Evelyn — 夢想是成為攝影的她,為了生活來港打工,她不懂廣東話,跟昌榮本來雞同鴨講,他甚至不任她,後來二人相處一段時間,漸漸建立了一段微妙的關係。然而,Evelyn對攝影的夢想仍未熄滅,昌榮為了令她夢想成真,決定要去幫助Evelyn達成夢想……

《淪》片是陳小娟首部自編自導的電影作品,電影除了於第三屆電影發展基金的「首部劇情電影計劃」(大專組)獲獎之外,更於第十六屆亞洲電影投資會的WIP Lab (Work-in-Pogress Lab)唯一入圍的香港電影。

《淪》是一部香港少數以外籍族群作為故事素材的電影,電影從一位因工傷而最終癱瘓坐在輪椅度日如年的昌榮出發,帶出Evelyn的出現,兩者的出現產生很多的矛盾,言語溝通問題、互相之間的信任、主僕的關係等等,這都是反映著現今社會的寫實現象。Evelyn與昌榮二人本來言語不通,後來二人為了能夠互相溝通之下,各自行出第一步,二人的距離漸漸走近。

電影主要是發生在何文田愛民邨,反映著片中人物的階層背景,故事透過昌榮與Evelyn之間的主僕關係,從陌生走到熟悉,甚至看待為自己的親人,譜出了一段感人的故事。除此以外,片中探討著獨居者的生活問題,尤其是殘疾人士,當四肢未能健全維持自己的生活,還要面對獨居之時,只能依靠別人的幫助和照顧,活在那四面牆壁裡,感到孤獨無助。有時候,跟家人之間的關係,也可會朋友或女傭的更陌生。

電影裡的Evelyn是一位熱愛攝影的人,但因為了生計而要當上女傭,可是昌榮暗中卻為她報名參加攝影比賽,她亦獲得獎勵,然而卻被人否認她的才能,甚至歧視她的身份,這也似是在諷刺著今天的香港人對於外籍傭工的歧視態度,縱使她們的身體置身於外,但是她們也可以有一技之長,一視同仁,公平公等。

影片的調子淡然脫俗,清新自然,整體的故事工整流暢,陳小娟首次編與導的水準突出,影片不少的斷落以閃回的形式舖排著昌榮過去的回憶,簡潔的處理表現自然。劇情從友情延伸著親情,昌榮與Evelyn各自面對著跟家庭我關係破裂,但是二人的勉勵下,毅然踏上第一步,在相機的鏡頭下燦爛的微笑。故事一直瀰漫著一份負能量,二人同是天涯,但是他們二人明白到活在陰霾的傷痛,彼此的互相尊重,為對方畫上了一絲的希望和光彩。

片中的兩位主要演員的演出,確是令人讚歎不絕,黃秋生飾演的昌榮,收放自如的演繹,加上他那幽默的表情和對白,印象深刻。片中更要黃秋生演繹一位不懂講英文(他本身就是講英文十分流利),以及半身癱瘓的殘疾人士,讓他在角色的表現上有很有的發揮。而飾演Evelyn的Crisel Consunji的演出更是眼前一亮,樸實的演出,突然出角色的質感,而她跟黃秋生有多場的演出,彼此更擦出不少的火花。而片中飾演阿輝的李燦琛,嘗試演出一個簡單平實的角色,表現恰到好處,難得一見的演繹。

首次編導的陳小娟,整體表現稱職,編與導的技巧純熟,完整的電影結構。電影離不開感人的情節,但是整體卻沒有煽情,反而是真情流露,觀看時卻是感到一份很舒服的感覺,真摯動人。《淪》片的英文片名《Still Human》,是寄寓著就算人生沒有希望,但是仍然要積極面對人生,追求自己的夢想,正於片中的一段文字上寫著,「Still Human, Still Dream」,每一個人都會有自己的夢想,活在當下,向著自己的理想出發。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