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絲 — 我… 就是我

日期:2018年10月24日
地點:MOViE MOViE Cityplaza 4院

「身體髮膚,受之父母」這句說話相信大家都會很熟悉,大概也會明白到自己的身軀是不能夠作出任何的改變,但是隨著成長的經歷,有些人會因為個人的感受,漸漸對自己的身份(或身軀)開始懷疑。是夜觀看由鮮浪潮短片節中奪得大獎與最佳導演的李駿碩首部編導的長篇作品,從不同人物的視點角度,描寫著一位對自己性別產生懷疑,而決定面對人生和幸福的中年男人故事。《翠絲》大膽直接地描寫跨性別的議題,深入地刻劃著人物的性格心理層次,對於同性、易服與跨性別人士的認識和關注。

《翠》片故事講述人到中年的男子佟大雄,有妻有兒女,本是過著安穩的天倫之樂,然而,他每天在人面前扮男人,但是當夜闌人靜時,他卻穿上了女性內衣,這刻他才感受到真正的自己。一天,他接到一個電話,他的好友阿正因意外去世,令他再次勾起年青時他跟阿正與阿俊三人之間的友情和曖昧回憶。本來仍然對自己性別有感懷疑之時,因為遇上阿正的同性妻子阿邦,以及他年輕時在茶樓打工的打鈴哥,他決定要向妻子與兒女坦白自己的真正身份……

李駿碩於2017年執導的短片作品《瀏陽河》,於第 11 屆鮮浪潮國際短片節獲得「鮮浪潮大奬」及「最佳導演」(公開組),短片同時亦入圍2017年高雄電影節及波蘭的五味電影節。2018年,他執導的《吊吊揈》於鮮浪潮國際短片節中成為開幕電影。去年,他與麥子樂一同參演由鍾德勝執導的《看見你便想念你》。除了參與電影的創作之外,他亦是一位記者、舞台劇編劇,亦有參與政評、性別議題、影評等文字工作。

《翠》片是李駿碩首部編導的長片電影作品,劇本由他與舒琪及李敏三人合編,電影以跨性別人士作為故事的素材,這可說是香港電影較少見的電影題材,跟過往本地同志議題的電影再多走前了一點。從電影的前導海報與預告片中,就已知道這部作品是圍繞著什麼的內容,當然… 未觀看電影的一刻,對此片仍然有很多的思考,究竟這會是一部什麼的電影來的呢?

電影開始時,從佟大雄的一段簡短的讀白,為他這角色作介紹,以及過去的一點回憶,接著大雄從夢境回到現實,大雄跟安宜本來就是一對夫妻,但是二人卻是分房睡,他們之間的婚姻生活,早已因為大雄的心境矛盾而變得平淡,他只能在晚上穿上女性內衣,才會感受到真正的自己。故事的中段則因大雄遇上阿邦與重遇打鈴哥,大雄對於自己的性別再次產生懷疑,而最後更因朋友支持之下,終於解開他的心鎖,他也得要面對真正的自己。

影片接觸到跨性別議題,雖然在外國早已有不少同類的電影(如《尋找他媽… 的故事》、《跨性有話兒》、《神奇女郎》與《丹麥女孩》等),但是這實屬是香港少見的電影類型。整部作品以平實的敘事方式,描寫著大雄對於自己性別的懷疑,深入地思索著他的複雜心境,素材大膽,從家庭、友情、社會的不同焦點,對跨性、同性與易服人士作出多一點的理解和認識,亦帶出不少的思考空間。

李駿碩首次長片的編導,整體表現不俗,貫徹他對性別議題的關注,影片的節奏調子淡然,片中配樂輕輕的推動著劇情的發展,利用平行敘事交代大雄在年青與現在的心境對比,前半段的表現較佳,劇本與結構均比較扎實,後半段則略嫌劇情有點累贅,尤其是最後的支節部份,若然作出一點的修飾,節奏會顯得較明快,整體的效果亦會較佳。

片中最大的亮點,莫過於姜皓文與惠英紅於片中的演出 — 飾演佟大雄的姜皓文,從他那黑黑實實的外表,演繹這充滿著女性性格的中年男人,確是有點矛盾,不過他這次在演出,細膩地表現著角色那複雜的性格,表現恰到好處。演出大雄妻子安宜的惠英紅,在電影裡的表現收放自如,她的演出充分地演繹著角色的神髓,當中一場因為不能接受大雄的坦白而顯得精神崩潰的戲份,讓她有很大的發揮空間。

除了他們以外,片中其他演員的表現亦見水準,飾演打鈴哥的袁富華,他在過往電影的演出戲份雖然不多,但已見突出的表現,今次演出的角色性格複雜,他把角駕馭十足,表現準繩突出,印象亦十分深刻。飾演阿邦的黃河,角色展現著他的個人魅力和氣質,演出自然。電影裡亦有一眾年輕演員的演出,當中包括演大雄子女的吳肇軒與余香凝、大雄兒子女友的陳蕾、大雄好友阿俊的葛民輝、以及三位主角年輕版的顧定軒、岑珈其與黃溢濠等,雖然他們角色篇幅相對不多,但是仍然有平穩不俗的演出表現。

《翠》片是一部讓人很多思考空間的電影,不只是片中所描寫對於自己性別的取向,還有的是在今天的社會裡,如何去對待同性、易服或跨性等議題。當然… 這種題材是比較難去處理,李駿碩透過佟大雄這角色,走進翠絲的心坎處,拋開別人的目光,跳出框架讓人重新認識自己。看畢影片之後,刻下想起了張國榮的一首歌曲「我」,當中的一段歌詞,似乎也說出了一點心聲:

「我就是我 是顏色不一樣的煙火
天空海闊 要做最堅強的泡沫
我喜歡我 讓薔薇開出一種結果
孤獨的沙漠裡 一樣盛放的赤裸裸」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