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保德 — 總有人要顧家,我以前也顧過……

日期:2018年7月7日
地點:光點華山電影館1廳

描寫父親跟兒女關係的電影確實不少,不過有些作品卻是會顯得過份煽情,這卻失去了電影的質感。台灣導演蕭雅全執導的第三部劇情長片,則以三代的時空交錯,描寫著彼此父子之間的關係,亦刻劃著父親背段的一段秘密…… 《范保德》藉著三代的父子之間的關係,透過生命的循環,穿梭著不同人物的交錯,展現著三代逃不出的命運。

《范》片故事講述在嘉義跟妻兒一同生活的范保德,外表硬朗,可是卻被身體的劇痛而感到乏力,在這一刻,在他的腦海裡,一直都在回憶著兒時他跟父親之間的關係,既是親切,但又陌生。大概因為他正要面對死亡的逼近,於是他便遠赴日本,帶著兒子大齊一起開始追尋父親現在的下落……

對於蕭雅全執導的電影作品,最為認識的大概會是2010年由桂綸鎂與林辰唏主演的《第36個故事》,不過他首部執導的作品,其實是2000年的《命帶追逐》,而蕭雅全執導的長片作品,十八年來就只有這三部,可謂慢工出細貨。雖然,從影片的氛圍來看,蕭雅全的三部作品風格不同,從《命》黑色幽默到《第》的簡潔純樸,至《范》片的沉實,但是蕭雅全從這三部的作品中,其實都是在道出同樣的命題。

《范》片可說是蕭雅全三部執導的長篇作品中,故事結構比較複雜,但是結構亦較工整的一部,電影透過范保德跟他父親之間的疏離,與他跟兒子大齊的默契,形成三者之間關係的對比,隨之亦反映著當代台灣社會的時代變遷。雖說《范》片跟蕭雅全之前的兩部作品風格不同,但是電影裡所描寫的,卻是一脈相承,從《命》片裡的當舖設定,至《第》片中的物品交換,到《范》片就以三代父子的命運,彼此卻形成了一個不息的循環。

電影的第一幕,年輕的范保德拋下妻兒離開,他的父親在他小時候亦拋下了他們離開,這時,現在的范保德回看著那時的自己。電影的末段,同樣的畫面,但卻解釋了范保德身旁的是何許人,這時卻形成了一個平行的時空的交錯,范保德回想起父親那時一走了之,而他… 卻留下了這一句說話「總有人要顧家,我以前也顧過」,首尾的呼應,呈現著這一代對於父親的渴望,引致著對於一代的影響。

范保德沒有步他父親的後塵,他決定留下照顧妻兒,表面看起來似是合情合理,然而在故事的中段部份,交代來范保德與打理旅館的郭毓琴之間的微妙感情,而這段感情就從他們二人年輕的時代詮釋,他們二人一直表現著既疏離又曖昧的關係,在導演的處理上較為內斂含蓄,而這時,收音機就響起了他們常聽的羅大佑歌曲「未來的主人翁」。

這首歌曲幾乎是貫穿了整部作品,片中一直響起著「飄來飄去,就這麼飄來飄去,飄來飄去,就這麼飄來飄去」這幾句歌詞,雖然這幾句的歌詞未必能夠完全明白當中的含意,但是當聽到這首歌曲的完整歌詞時,就明白到這首歌正好是呼應著父親迎接下一代的來臨,當中的一句歌詞「因為我們改變的世界將是他們的未來」(這歌詞並沒有在片中出現),若放在電影裡就是更加切合了整個故事的主線。

故事裡加入了毓琴來自香港姪子Newman這角色,因為集郵而認識了從台北來到嘉義工作的Nico,這一段的感情卻對應著范保德跟毓琴之間的愛情之餘,亦舖排著Van跟范保德的關係。影片的後段,一場歌廳的爭執事情,他們二人相見,卻是范保德留下最後的一句說話,范保德希望把他這句說話留給兒子,這句說話,對於大齊與Newman,卻是有著不同的意思。

范保德跟大齊兩父子通常是以對講機互相溝通,最後當Newman把這句范保德那最後一句說話給大齊後,他最後又再拿起對講起,隔空跟父親說了一句話,把這份傷痛慢慢地消散。最後,電影回到大齊剛出生的一刻,范保德抱著大齊,走著樓梯,在說著一些物理的效應,父親對兒子的一段「告白」,回應著電影裡所描寫的循環。

很喜歡影片的剪接部份,當中有兩場戲的剪接,更是令人留下印象,分別是范保德跟大齊出境的一刻,對應著Newman入境到台灣;與Newman到洗衣店跟Nico的第一次相見,對應著年輕時的范保德跟毓琴在旅館時對話,蕭雅全利用平行剪接,彼此互相呼應著兩個不同時代的微妙感情。

片中演員的表現也是值得留意,蕭雅全找來黃仲崑演出片中的主角范保德,確是一個很好的選擇,他那內斂的演繹,完美地表現著角色的神髓,能夠把角色發揮得收放自如。除了他以外,片中演出范仲德妻子的呂雪鳳、郭毓琴的王秀峰、Newman的古斌、范保德好友阿猴的龍紹華、還有片中戲份不多,但也留下印象的莊凱勛、黃健瑋、温貞菱與梅芳等,在片中都有不俗的演出。

相隔八年,才等到蕭雅全導演的第三部作品《范》片,縱然等了好一陣子的時間,但是他的慢與細卻呈現著值得讓觀眾細味之處,這次電影利用三代父子之間的關係作為故事的骨幹,藉此形成那三段不同時空的交錯,刻劃著父親與兒子那感情無比的循環,勾起著對父親背影的回憶,等待著回望的一刻……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