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過未來 — 遠眺未來的憧憬和盼望

日期:2018年5月18日
地點:百老匯電影中心3院

有不少的中國電影,題材上會以城市與鄉村兩地之間的民生作為故事的素材,藉以故事的舖陳,展現著現代中國發展的不同面貌。曾執導《老驢頭》的李睿珺導演,最新執導的電影延續他個人的電影格局,藉著影片探討著中國低下階層面對城市發展與生活困境的矛盾。《路過未來》面對城市發展的急速,寫實地描寫當下民工的日常,異鄉漂泊,刻劃著中國低下階層的生活悲歌。

《路》片故事講述在深圳成長的耀男,本來她跟父母與妹妹生活穩定,可是父母卻要面對被公司裁員,父母與妹妹耀男只好回到家鄉甘肅繼續生活,為了讓父母在深圳過著安穩生活,耀婷隻身回到深圳繼續工作,努力賺錢。然而,耀男受到生活的壓力,樓房價錢暴漲,恐怕未能賺錢養活父母,於是便決定找外快幫補,這時… 他卻遇到小混混新民,他的出現卻改變了耀男的生活……

生於甘肅的李睿珺,2007年執導首部劇情長片《夏至》,於第九屆希臘國際獨立電影節獲得最佳影片特別獎,2010年執導的《老》片則入圍第十三屆法國多維爾亞洲電影節、第十五屆釜山國際電影節新浪潮單元。2012年執導改編自蘇童同名小說作品《告訴他們,我乘白鶴去了》入圍第六十九屆威尼斯電影節地平線單元,李睿珺憑此片榮獲巴西利亞國際電影節最佳導演、第五屆中國導演協會年度青年導演獎。

《路》片是李睿珺第五部執導的劇情長片作品,亦是入圍康城影展一種關注單元作品,電影的故事主要是發生在深圳,面對著社會發展的急速,科技的發達,當地的人民也得要面對生活的改變,迎合都市的變遷。片中女主角耀男面對父母被公司裁員,他們只好提早退休,回到家鄉甘肅生活,未知是否離鄉已久,他們既要重新熟悉當地得生活,可是卻被當地人排斥,有點「看不起」他們的感覺。

《路》片一直地在描寫著「家」,耀男一直希望在深圳建立一個穩固的家,讓父母與妹妹生活得安好。可是… 在大城市裡,各人都在爭分奪秒地努力工作,目的是想多賺錢而買樓房,恐怕會失去自己的「家」。影片一直地探索著社會現實景象,李睿珺把鏡頭瞄準都市的小人物,利用他們的命運,映照著社會的轉變而對鄉鎮造成的影響,顯出兩者之間的對比。

整部作品以多個長鏡頭撮合而成,長鏡頭的拍攝均是細膩精準,成熟流暢,不但展現著李睿珺的拍攝獨特手法,也能夠隨著鏡頭的捕捉,展現著寫實的現象。從電影那冷峻的影像裡,呈現著一份無情冷酷的境況,沉實冷靜,身在異鄉,低下階層的苦苦掙扎求存,對未來的生活只會感到無助。電影以開放式的結局收筆,耀男與新民在工地上遠眺深圳的高樓大廈(對白上加說另一邊是香港,似是藉此作兩地的對比),導演藉此反映著青年人對未來的憧憬。

影片主要是由演出耀男的楊子珊貫徹整部作品,她在片中以樸素的形象演出,細膩演繹,能夠表現著角色的內心性格,發揮空間亦較大。而在片中演出新民的尹昉,整體的表現算是平穩,但因為角色設計所限,他在片中未算有很大的發揮。

《路》片探討著中國都市的迅速發展,低下階層應對的生活困境,如何尋找生存的空間,以及對未來生活的前景和盼望。李睿珺的沉實冷峻的鏡頭,呈現著寫實的殘酷無情,反映著社會帶來的無形壓力。縱然,活在今天的我們這一代,也許是活在這個面對無助的社會裡,對未來只會留下一點的迷茫… 同樣地,我們的上一代也可走過這段的道路,大家只好接受當前的生活現狀,走過這段過去的未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