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年華 — 青春成長的迷失

日期:2018年3月20日
地點:香港理工大學賽馬會綜藝館

近年的中國電影,大多數以現今的都市景象與民生為題材,對比舊日的保守素材,表現相對大膽直接,劇情亦帶點暗喻,諷刺當代社會的陰暗和無知。去年於金馬獎中獲得最佳導演的中國女導演文晏,她第二部執導的劇情長片,則以未成年少女遭性侵為主題,反映著現實都市裡的殘酷和無助。《嘉年華》藉著兩段少女的故事,通過她們的視點角度,透視著人性的醜惡,社會的黑暗和冷酷無情。

《嘉》片故事講述在旅館打黑工的少女小米,一直希望得到自己的戶籍和身份,這天晚上,小米從閉路電視中,看到當地高管劉會長走到兩位年幼女孩 — 小文與小新的房間裡,隔天早上,劉會長靜靜的離開,房間剩下小文與小新。後來,小文與小新被發現有被曾性侵犯的跡象,於是警方便向小米與旅館老闆查證,然而小米為了逗留在旅館工作,一直保持緘默,沒有把事件真相說出來。生活在單親家庭的小文,一直受到母親的責罵,後來她到了父親身邊生活,更想盡方法控告兇手,然而活在父母愛護的小新,父母為了息事寧人,接受對方的利益而不告對方。在瑪麗蓮夢露的白色裙下,小米能夠得到她的身份嗎?小文與小新又能夠被拯救回來嗎?

中國導演文晏,2007年開始她為多部電影任製片與監製,包括刁亦男執導的《夜車》與《白日焰火》、尹麗川執導的《牛郎織女》、楊荔納執導的《春夢》。2013年,文晏編導首部劇情長片《水印街》,影片入圍威尼斯、多倫多與鹿特丹影展等等,該片於溫哥華電影節中奪得「龍虎獎」特別獎,以及波士頓獨立電影節評審團大獎。

《嘉》片是文晏第二部編導的電影作品,電影以女性作為主線的描寫,故事從在酒店打黑工的少女小米作開端,開場時小米走到沙灘上的性感女子雕像裙底下(其實是瑪麗蓮夢露於《七年之癢》的經典造型雕像),遇到正在自拍,穿上校服但打扮時尚的小文與小新,展現著她們的天真無邪,三人一起走在這潔白的雕塑像下,面對當前的青春和成長。

電影以平衡剪接的舖排,描寫著片中四位少女面對的成長問題 — 小米與小文一直缺乏父母的愛,在事件裡處於保持沉默不語的態度,對於事件發生的真相,一直匿藏在心底裡,角色上顯然是較為被動。然而,小新的角色跟小米與小文截然不同,她既有父母的愛護,思想也比她們單純,她相信父母的說話,欠缺了個人的思想。莉莉則是一位對愛情充滿憧憬的少女,可是卻被男友傷透心,莉莉感到失望。

瑪麗蓮夢露的雕塑像在片中站於一個頗重要的角色,瑪麗蓮夢露的形象既是性感,也是美麗動人。幾位女角於片中一直遊走在瑪麗蓮夢露的白色雕像旁,比喻著她們的單純心態,然而當事件發生過後,雕像的腳上出現了不少的招紙廣告,不再潔白的雕像,意味著幾位女角面對著矛盾複雜的心境,初夜被奪去,隱藏事件的真相。影片最後一場,雕像被拆走,小米駕車跟隨著,各人走進不同的結局,收筆也是令人黯然,暗喻著社會對女性的漠視。

文晏於影片的導演技巧表現出色,電影結構工整流暢,她以冷峻色調的影像,透過女性(該是女孩)的視野點角度,審視著女性在社會裡的地位,揭露人性的醜惡,甚至官僚的黑暗。影片的片名《嘉年華》,比喻著片中沙灘上的歡樂,從中暗示在嘉年華的盛會中,各人帶著自己的面具,不知道身旁的會是誰,只會感到疑惑和無助。英文片名《Angels Wear White》,卻是更貼近片中女角對於青春成長的盼望,保留著她們的潔白純真,過著安穩平靜的生活。

片中幾位女演員的表現均為突出,當中不得不提文淇與周美君兩位精彩的演出。文淇於金馬獎獲提名最佳女主角,她在片中的表現收放自如,把角色的性格詮釋準繩。周美君於片中的演出,其實覺得更難演繹,片中她有多場的演出,保持沉默沒有笑容的表情,頗多內心戲的演出,發揮空間更大。

看畢《嘉》片過後,心裡一直有一種沉靜的感覺,劇情裡所刻劃的,其實就是現實社會中所看到的那份冷漠無情。文晏藉著這件關於兒童性侵犯的事件,揶揄人性與社會關係的變化,事件雖然真的發生,卻是因被政治所壓而埋沒真相。小米、小文、沙灘上拍照的新娘、甚至是瑪麗蓮夢露,她們都是穿上了白色的裙子,但是她們面對的是不同的前路,她們本來應該擁有著美好的青春,現在只會感到迷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