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你會不會回來? — 師生之間的勵志溫暖

日期:2018年3月14日
地點: The GRAND 7院

1999年9月21日,台灣中部山區的南投縣中寮鄉發生了一次高達七級大地震,這次地震是自二次大戰後最大的自然傷害,造成多人傷亡,令人感到沉重的傷痛。是夜觀看這部由《皮克青春》導演陳大璞執導的最新作品,取材自一位到南投縣實習的老師,因為遇上是次的地震,令他改變了教學的態度,以及學生之間的感情漸漸產生。《老師,你會不會回來?》老師與學生們彼此的溫情,從他們的音符樂譜上,演奏著真摯動容的旋律,走出傷痛的陰霾。

《老》片故事講述本想在到大城市當補習名師的王政忠,實習時卻被派到南投縣中寮鄉爽文國中任教,校內的學生頑劣的態度,令政忠感到反感之餘,更令他想盡快離開這個地方。後來,政忠漸漸融入著跟學生們之間的關係,學生們亦開始對政忠產生好感,然而政忠卻因要服兵役,要暫時離開這班學生們。1999年9月21日的凌晨時份,南投縣發生了一場嚴重的地震,造成多人傷亡,學校倒塌,師生傷亡慘重,政忠回到南投縣後,為學校作出一分力,把同學們從黑暗的困境中,走進光明的道路上……

曾執導《皮》片的陳大璞,相隔六年後執導的最新作品,背景設定為921地震前後的期間,但是影片的本身不只是這個陳設,而是藉著王政忠的真實故事,刻下描寫著老師對於學生們的那份真誠和敬業。片中的王政忠本來對於這家學校沒有好感,甚至是很想快點的離開,掉到另一間學生任教,可是掉職卻要在工作上達到成績才能成事,於是他便想盡方法,從學生們的進步中,達到他的成績。然而,他們因為相處時間久了,互相之間的關係也融合起來,彼此亦成為生活的一部份,學生今不再頑皮,政忠不再想著離開。

電影裡所探討的教育問題,也是現今社會正是要面對的情況,活學活用才能夠讓學生們易於投入,作為教師的利用書本以外的素材,文字以外的方式,讓學生們投入其中,不再是舊日的「填鴨式」教學,只是從文字上的教學傳閱,改變教學的方式,令學生與老師的關係漸漸拉近,增進彼此之間的感情,激勵學生們學習的態度。

電影以地震的前夕作開端,從舖排上看到影片是著重於放在事件發生後,對於當地居民帶來的傷害為骨幹。接著故事回到王政忠來到爽文國中的一刻,他對於校內的師生感到疑惑,校長不似校長(但其實她是打理家頭細務的唯一一人),學生頑固,老師對學生的忽略,從政忠角度裡,這不是他的理想工作的地方。然而,從另一角度看,學校因為缺乏經費,在有限的資源下,亦能夠讓小孩們提供教育,縱使學生性格頑蠻,但是作為教育工作者,不只是從個人的角度面對個人的問題,也得要從校內師生們角度,感受著面對的困難。

電影的中段開始交代著地震後帶來的沉痛經歷,整體上並沒有刻意的煽情,以平實的調子刻劃著人與人之間的關懷,事件上造成多人死傷,片中亦有交代著部份人物的去世後,對於生存的學生們所受到的沉重打擊。片中最為深刻的一段,大概會是班長的一段,因為這次意外,令她感到傷痛不已之時,更令她受到很重的悔疚感,令她一直走不出陰霾,直到王政忠的探訪,令她與她的家人漸漸走出痛楚的難關。

片中其中一場最為深刻,應該就是接近片末的一場國樂演奏比賽的情節,這場情節當各位同學們演奏著不同的樂器之時,他們會回想起地震前那美好時光的一刻,經歷著沉重的傷痛後,他們再次站起來,讓大家知道他們是不會放棄,加上演奏時的一些場面,刻下雙眼自然流下眼淚來。可是,片中亦有一點教為失色之處,就是片中部份的情節都是突然無疾而終,縱然在描寫上其實可以讓觀眾多一點的思考空間,但是在人物的描寫舖排卻會有點忽略,觀看之時也難免感到奇怪。

片中主要人物王政忠,由曾演出多部電視作品,與參演電影《刺青》的是元介演出,他在片中的角色造型上,跟現實的王政忠截然不同,明顯是為了商業的因素,他在片中的演出上表現恰好,從他的演繹下,把角色的份溫暖親切呈現出來,不過略嫌角色較表面,發揮空間不大。片中飾演小倫老師的夏于喬,角色較多一點的內心戲,演繹上相對會多一點的發揮。而在片中客串演出的陸弈靜、應蔚民與賈孝國等等,縱使他們表現準繩,但擬於角色戲份不多,難有發揮空間。然而… 在片中最為印象深刻演出的,是一眾飾演學生們的演出,他們那自然流露的表現,卻是最為令人感動的。

《老》片藉著這個真人真事的改編,一次對於台灣南投縣的居民受到很大影響的事件,深刻地描寫著他們如何從黑暗中找到光明,從困境中走出來。同時,隨著故事的人物和背景,電影也對應著現今教育的反思。影片確是有點《皮》片的影子,陳大璞同樣以學生作為故事的骨幹(縱然老師才是主線),以平實的故事敘述,沒有強烈的起伏,描寫著這段雖然令人感到傷痛,但從逆境中找到生存的意義,互相勉勵,找到一份勵志和溫暖。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