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手道 — 鍥而不捨的精神

日期:2017年10月23日
地點:百老匯The ONE 4院

「武術」可說是香港電影其中一個重要的素材,由舊日李小龍(《猛龍過江》)到近年的甄子丹(《葉問》),電影中呈現著武術動作的獨特風格與特色。近年參與不少電影幕後崗位的杜汶澤,繼去年執導馬來西亞電影《開飯啦》後,他再次自編自導自演,今趟跳出過往喜劇元素的框架,執導了這部以日本武術「空手道」作骨幹,描寫一位少女面對挫敗下,從武術中尋找迷失真我的作品。《空手道》藉著武術箇中的精神,以簡潔的故事舖陳,映照著如何面對艱鉅,成長過程中挑戰自己,重燃著人生。

《空》故事講述自小跟隨父親平川彰學習空手道的平川真理,因為一次比賽的失敗,從此埋怨父親。一天,平川彰去世,遺留下他的武館,以及他的好弟子啞狗,平川真理本來打算把武館關閉,可是在平川彰的遺囑裡,他卻把武館當中的擁有權,留給他過去其中一位弟子 — 陳強。平川真理一直抱著消極的態度,放棄了武館,也放棄了自己,反而陳強為了把武館重振旗鼓,積極地收生授教。陳強為了不想見到頹勢的平川真理,以武館擁有權的交易,要她再次踏上空手道的擂台上…….

從電視台出身的杜汶澤,1999年開始參與電影的演出,當然最令人認識他的,就是演出《無間道》的傻強,亦自此他便活躍於電影市場,每年演出多部電影作品。2005年,杜汶澤為彭浩翔執導的《伊莎貝拉》首次任監製,及後擔任監製的作品包括彭浩翔執導的《破事兒》、麥曦茵執導的《前度》與《華麗之後》、邱禮濤執導的《選老頂》等等。2016年首次自編自導自演與監製馬來西亞電影《開》片。

杜汶澤第二部執導的電影《空》片,同時擔任監製、編劇、演員與動作設計等等,電影以源自日本的武術空手道作為整部作品的素材,而影片亦有別於過往的武術題材作品。影片的故事結構略為簡單,從一位因為曾經受到挫敗的少女,為了重拾她的自信,重踏空手道的道場(與擂台),展現著她自己的實力。這類型的故事題材,其實在不少的電影中早已看到,早前觀看的日本電影《乒乓情人夢》也是這樣的格局,不過《空》卻帶點嚴肅與幽默的風格來詮釋。

《空》片的故事道出了對於空手道的一份尊重,在杜汶澤與李敏合編的劇本裡,藉著日本的武術精神,對照著香港這個關於人和物的故事… 人就是片中各角色如何從挫折中找到他們的出路,從陰霾中看到光明,成功得失未必是重點,反而是從這個過程裡,要去懂得從失敗中的框子走出來。而物就是反映著在這個都市裡的寫實狀態,居住環境的問題,不同階層人物的小故事,道出了都市的人生百態。

縱然電影骨子裡言之有物,但無疑劇本確實薄弱,片中人物的描寫篇幅不多,這讓角色欠缺了立體感,加上劇情的推進不多,影片大部份的時間以影像作為主導,讓故事顯得單薄,倒是有點可惜。幸而,他利用首尾呼應的處理,將啞狗與平川真理兩角色作互相呼應,把影片結構顯得工整。

作為導演的崗位,杜汶澤把過去的喜劇元素(沒有完全的)放下,以黑色幽默的風格舖排著這個較為嚴肅的題材,倒是有點驚喜的。不過… 影片總是要加插一些「低俗」的素材,這卻離不開杜汶澤的影子,這卻顯得理所當然。

整部作品的其中一個焦點,該會是杜汶澤找來鄧麗欣於片中擔正的演出,無疑這會產生很多的猜疑,觀畢過後… 她在片中演出卻是令人有一種脫胎換骨的感覺,大概是因為她在過往的演出不能讓人留下有深刻的印象,今次在角色上卻是讓她有頗多的發揮,尤其是對於本來沒有空手道經驗的她,在片中的演出卻是表現得頭頭是道,透過這角色而引申著她在演出上轉變。

在其他演員方面,杜汶澤自導自演之下,其個人演繹保持一貫的表現,加上他本身懂得空手道,故在片中的動作演出表現準繩。而片中飾演啞狗的歐錦棠,鑑於其角色篇幅不多,故令他在演出上未能有很大的發揮。而在電影裡演出平川彰的倉田保昭,該是整部作品的神髓所在,其內歛含蓄的神情,突出了角色的立體感,加上由他演出這角色,作為日本人演繹空手道的精神,該是更有說服力。

作為杜汶澤的第二部自編自導自演的作品,《空》片縱使未算是一部十分完美的電影,當中也可會看到一點的瑕疵,不過杜汶澤卻嘗試利用武術箇中的神髓韻,說著一個關於香港本土的故事,彼此呼應著鍥而不捨的精神和尊重,道出了中低階層人物的心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