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線員 — 異鄉人的辛酸苦澀

日期:2017年7月3日
地點:光點華山2廳

一個人身在外地,頓時成為了一位「異鄉人」,雖然只是想過著更美好的生活,可是卻要面對著不同的困難,受到種族的歧視與排擠、言語溝通的問題,難以尋找工作,影響日常的生活。曾經製作不少錄像藝術作品的盧謹明,首部執導作品以一位少女在外地生活,因為一份工作,面對著道德枷鎖,讓她感到人在異鄉的辛酸,以及對個人尊嚴的堅守。《接線員》對於人在異鄉的生活苦澀,現實的殘酷得要面對,無奈地接受社會帶來的抑壓困境。

《接》片故事講述在英國剛畢業的台灣少女子Tina,跟當地的男友一起生活,可是男友在工作上遇到阻滯,Tina為了分擔負擔,便一直地找出作賺錢,可是因為經驗不足而受到多番阻撓。後來因為介紹下,她找到了工作 — 在近郊的一間屋裡,原來是一家非法的色情按摩院,她要為按摩師們當接線員,幫她們接洽客人。在這裡,有來自馬來西亞的阿妹、來自中國的Anna,和來自台灣的莎莎。Tina在這裡看到身在異鄉的她們,為了生活而放下尊嚴,她在這個複雜的環境裡漸漸長大……

長期在英國居住的盧謹明,首部執導的長篇電影作品都是以英國作為主要的背景,電影從一位台灣到英國讀書的女子Tina作為第一身的角度,她走到這家非法色情按摩院,從這小小的空間裡,看盡了人生百態。電影開端的時候,描繪著Tina為了生活求存而不停地努力找工作,她本對自己充滿希望,可是卻一直地無奈接受,默默地在等著好消息。同時,因為男友遭受裁員,縱使二人如此的努力,但仍然是在面對現實的狀況。

接著大部份的篇幅,是從Tina在按摩院裡所看到的不同景象,透過她作第一身的視點,按摩院比喻成都市的縮影,莎莎、阿妹與Anna分別代表著來自其他地方的異鄉人,在這個都市裡容納著為求生活而來的人,被附近的鄰居們大罵莫視。這恍如在現實的社會裡,來自不同國家的人害怕自己家園的現狀,為求安穩生活而到別的國家,延續著生活的日子,這猶如早年的移民潮,紛紛到外地移居,或者在外地升學,難免這會是有點的共鳴。

四位主要的女角雖然都是為了賺錢過活,而在按摩院工作 — 但是她們處於的態度截然不同,有些為了賺取更多的錢;什麼事情都願意做,而有些則為了堅持自己的執著,就算能賺多錢也不會越軌。影片的主線是從她們四位的角色設定裡,導演描寫著今天社會的關懷,縱使知道現實的殘酷,但是仍然充滿憧憬,希望能夠過著安穩的生活。

導演在影片裡除了是在探討著人生的關懷以外,同時亦在描繪著現狀社會金融的問題,近年不少公司都出現裁員的狀況,片中Tina與她的男朋友同樣地遇到這個問題,因為被裁或找不到工作,而影響平日的生活,從而產生著一份焦慮無助感。

片中主要的四位女演員的表現平均,紀培慧、陳湘琪、范時軒與滕爽四人在演繹上亦有一定的水準,紀培慧演的Tina在角色的設計上較為表面,其角色卻比較深刻細緻,她在演出上可有多一點的發揮空間。陳湘琪在演出上是無庸置疑,她把莎莎角色心裡的矛盾心境拿捏準繩,演出細膩自然。范時軒演繹的阿妹,角色上則是比較表面,能夠表現著角色那份可愛的形象。滕爽演出的Anna是四位角色裡性格最為內斂的一位,角色本身坎坷複雜,滕爽在演出時亦看到那沉鬱的感覺,最後一場戲更是令人感到傷痛。

片中有一句對白十分深刻 — 「蚯蚓離開土地太久啦,就會死掉」,這一句正是形容片中四位女主角的心境,她們身在外地,自己獨力尋找生存的方法,縱使期間遇到不同的問題,但有些仍然積極的面對,有些卻走向消極的方向,步向「死掉」的道路。《接》透過一位同是天涯淪落人,看透著不同階層的異鄉人,反映著其實在外地生活並不是想像中的如意,要是在異地生活,但卻又思念家鄉,這大概也是今天移居外地生活的人,腦裡的思想矛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