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鹿情緣 — 告訴我你會在夢境中愛我

日期:2017年4月20日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1999年,匈牙利導演Ildikó Enyedi帶著她的作品《西門2000》來到香港國際電影節,那時並不是座上客,所以一直未有認識導演作品的機會,也不知道她的電影風格如何。自該片後,在這十多年期間,Ildikó Enyedi一直都沒有新作,直到今年,她帶著新作參展柏林,最後更橫掃多個獎項,包括最佳電影金熊獎,絕對是值得期待的作品。《夢鹿情緣》以一段夢中虛幻的感情對踫,譜出現實二人的相遇,溫柔淡然的影像,流露著細膩含蓄的情感。

《夢》片故事講述一段二人在屠房發生的感情 — Endre是任職部門主管,Mária是新上任的品質鑑定師,他們本來沒有工作之間的關係,然而因為同一的巧合,二人卻因此認識。他們日間在同一地方工作,晚間卻在同一夢境中相遇,他們化身成鹿,在夢境中譜出情緣,在現實中,Mária有社交障礙,但觀察力與記憶力強,這卻吸引了Endre,二人的感情由夢境漸漸步進現實。

生於匈牙利布達佩斯的Ildikó Enyedi,1989年執導首部自編自導作品《我的二十世紀》,於康城影展中奪得金攝影機獎。由1989年至今,Ildikó Enyedi編導的長片作品不多,當中包括《我的二十世紀》、《冬日戰爭》、《末世戀曲》等等。而編導《西》後,Ildikó Enyedi便一直沒有執導任何作品,直到十八年後的今天,才有新作發表。

第一次在銀幕前觀看Ildikó Enyedi的電影,感覺倒是不錯的,《夢》片的第一個鏡頭,以一場寧靜的雪景,捕捉著在森林裡的兩隻鹿,起初對故事也會感到有點好奇,為何會把鹿作為整部電影的開端呢?接著劇情便著重於兩位主角 - Endre與Mária二人的性格與特徵描寫,才知道劇情是有著這樣的發展 - 二人早在夢境中相遇。而這個相看來是有點荒謬,但是劇情的發展之下,這段的故事其實是很浪漫的……

不是嗎?在夢境中譜出的愛情既是虛幻,但是又充滿好奇感,一場很有幻想空間的感情。Ildikó Enyedi以柔情的影像描繪夢境的情節,兩隻鹿在夢境中尋覓對方,而在現實中,他們近在咫尺,只是一直不知道他們彼此就是夢中的你(妳)。兩位主角的設定亦感有趣,男是部門主管但左手斷了,女是鑑證員但溝通障礙,二人各自有其成功之處,但卻有不同的缺陷,然而這份現實中的缺陷,在夢境中漸被融化,二人才踏前一步,從夢境走出來,寫下了一段真實的愛戀。

屠場是電影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場景,男女主角均是在屠場裡工作,在影像上,Ildikó Enyedi以不少的篇幅捕捉著現實屠場裡的工作過程,當中有一些的情節,雖然是日常的運作,但是從銀幕前看著這些的片段,突然感到難以入目的一刻。但是… 導演利用屠場作重要的場景,大概是比喻著這裡的工種與職員之間所引申而成的冷漠。

影片中的這段感情故事發展,處理得淡然含蓄,Endre因為左手截斷,加上他的年紀不輕,一直不敢再去接受一段新的戀情;另一方面,Mária因溝通障礙而欠缺交流,但卻因為夢境的巧遇,第一次懂得何謂愛情。在影片的後段,故事在描述他們二人難以打破面前的一道牆,不懂得如何接受這一段的感情,仍然感到這只是一場夢所引申的另一場夢,要是接受就是要去學懂如何迎接。很有趣的是,當他們彼此知道在夢中的存在後,卻會在意對方在夢中的行為,甚至在乎為何沒有發夢,二人就漸漸拉近。

兩位主角的演出均有不俗的表現,男主角Géza Morcsányi本來是一位劇場人,主要負責編寫劇場劇本與翻譯,他亦是大學教授,今次是機緣巧合下演出《夢》片,演繹這位內歛的Endre,表現精準,能夠展現著角色的性格。而女主角Alexandra Borbély亦有參與過劇場工作,她在《夢》中演的Mária性格內向沉鬱,在演繹上能夠發揮著角色的神韻,表現自然。

片末的一場,Endre與Mária終於排除眼前的問題,二人睡醒過後,當他們回想昨晚夢境之時,似乎已經十分模糊,究竟昨晚有沒有發夢呢?他們的愛情仍彌留在夢中呢?影片的最後一個鏡頭,回到寧靜的森林,首尾呼應的敍事,卻為這段感情萌芽,情緣已從夢中走到現實。久違的Ildikó Enyedi,以細膩的情感描繪著這段不尋常的夢境愛情,夢裡之間的連接,卻走到現實的相遇,《On Body and Soul》這片名亦因而起,「夜夜夢中見」的愛,倒是很浪漫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