嫲煩家族2 — 笑聲中探討生死

日期:2017年4月15日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曾執導過《男人之苦》系列、「武士三部曲」等作品的日本導演山田洋次,雖然已經年屆八十五,但仍然活躍於電影創作,近年他幾乎是每一年就有新的執導作品,而且每部作人都是具有水準,以及滿載不同的思考空間。去年才執導這部講述平田家族的《嫲煩家族》後,山田洋次以不足一年的時間,再以以原班人馬,拍攝這部影片的續作,把這個「麻煩家庭」的故事延續下去。《嫲煩家族2》家庭成員之間的互相嘮叨,原來是彼此之間欠缺了解,山田洋次再次探討家庭之間的信任,生老病死的命題。

《嫲2》片這回講述平田周造避過「被離婚」危機後,近日的他行蹤神秘,原來每日跟料理店的老闆娘相約,每晚喝得醉醺醺的回家,他的車子也被撞破,總是惹來長子幸之助與其妻史枝的懷疑,更為了他的安全,他們眾人決定要把周造的車牌收回。富子正準備跟隨朋友去旅行,周造就趁機約會老闆娘,一天,周作重遇他幾十年沒有見面的舊同學丸田,令他們再次聚首,然而丸田卻原來是一位獨居老人,沒有家庭沒有工作,讓周造感到擔憂……

山田洋次可以說是一位「保刀未老」的導演,自六十年代他執導首部作品《二階の他人》開始,幾乎是每隔一年就有新作,甚至有試過一年有兩部或三近作品上映,拍攝速度驚人,但是每部作品的水準,都是令人看得津津樂道,尤其是早年《男》片系列,一年內看著主角寅次郎的生活點滴,彷如跟隨著一位熟悉的人,一起渡過著他的人生般 - 飾演寅次郎的渥美清,於《男》片的終章《寅次郎紅之花》後去世,人生就如一場戲。

山田洋次去年執導的《嫲》片,人物取自於他向小津安二郎致敬的《東京家族》,他把這個本來嚴肅探討家庭之間關係的故事,一百八十度以輕鬆的手法,將背景由東京轉到橫濱,起用片中所有演員,拍攝了該作。但是,想也想不到,山田洋次會把這個故事延續落去,再次以風趣幽默的手法,創作了《嫲2》片。前作山田洋次討論的是富子向周造提出離婚,不知如何面對;今集周造逃出離婚魔掌,但又出外偷情,更重遇老同學,加上因年老而子女擔心他出外驚車時的安危,再次添上「麻煩」之禍。

山田洋次的電影,總是讓人感到是在描寫今天現實的生活瑣事(「武士三部曲」除外),每部作品的主題是探討著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和溝通。《嫲2》的主題倒是十分明顯,已是年老的周造不願接受現實,性格自我,仍然開車偷情,把長者車牌除掉,證明自己仍是「年輕」。但現實歸現實,已經不再花樣年華,面對人生的始終,回看的已不是過去的青春,而是迎接的晚年。山田洋次已不是第一次在片中描寫人生的終章,《東京家族》中面對母親(妻子)的離開,《給兒子的安魂曲》去世兒子對人世界的懷念,或是此片周造對老同學去世,仍不忘留給他銀杏送別,輕描淡寫著人生的喜與悲。

電影雖然輕鬆幽默,對白抵死,但是山田洋次其實是想藉此來粉飾生死的沉重,反映現今日本社會的老人生活問題,這個人生必經的階段,有誰會想至親的離開呢?步入晚年,老人獨居問題日趨嚴重,被年輕一輩忽視的一群最後在家中靜悄悄的去世,人生到達終點的一刻,有誰會想孤單上路呢?山田洋次留下了不少的著筆,探討著老人在社會的不同議題。

觀畢電影的一刻,總是覺得山田洋次想把平田家的故事一直延續,猶如《男》片系列,把一個很寫實的日本社會故事流傳下去。雖然山田洋次不再昔日的年輕,但仍然精力充沛(迄今已執導八十七部作品),越拍越有幹勁,每部作品都是滿載著不同的素材,反映著社會的現況景象,作為觀眾的不其然也會在思考一番,年輕的一輩如何看待長輩呢?而長輩也如何面對餘下的人生呢?觀看兩集的《嫲》片後,似乎看到山田洋次的一點說法吧。

伸延觀影:
嫲煩家族 — 山田洋次的家族之苦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