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無明 — 是人病了? 還是社會病了?

日期: 2016年11月30日 / 2017年3月7日
地點: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 The GRAND 7院

2016年接近尾聲,回看今年上映的香港電影,雖然並不是每一部十分精彩,但是觀乎整體的水準,似乎是比往年的較好,而當中有不少的佳作,更是出自於首次執導長片的新導演身上,他們的技巧表現成熟,電影亦具有很高的水準,實屬難得。是夜觀看這部由短片《三月六日》導演黃進執導的首部長片作品,從這個關於躁鬱症患者的故事,以他的視點感受著別人的心境,映照著面對社會生存的命題。《一念無明》藉著主角被受別人的歧視,反映著面對現實社會的壓抑,彌留著一份沉鬱的氛圍,黃進的成熟導技突顯出他的個人風格,值得深思的電影。

《一》故事講及患有躁鬱症的阿東,當中港司機的父親黃大海卻拋棄他們離家,阿東則獨自照顧同樣患病的母親,後來母親因次意外去世,阿東卻被判入醫院。經過治療過後,康復的阿東跟隨大海一起生活,二人住在這小小的板間房內。阿東為了再次投進社會生活,決定開始尋找工作,聯絡舊日的朋友,以及追尋他的前女友Jenny。可是,眾人的眼光仍然放在有病時期的阿東,阿東再次被社會排斥,感受到沉重的壓迫,阿東能否從走出這陰霾,跟大海二人過著正常的生活嗎?

黃進畢業於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2011年他執導的短片作品《三》片,於第十八屆ifva中奪得公開組金獎,鮮浪潮國際短片展榮獲公開組別的最佳編劇,更於2012年金馬獎提名最佳劇情短片。《三》片故事發生於三月六日示威的這一夜,三位因被控非法集會而緝拿的示威者,與三位警察同檯落口供之間的過程作為故事骨幹,背後卻引申著不同的社會現象與問題,黃進與陳楚珩編寫的劇本精準有力,精彩對白字字珠璣,黃進以影像與空間呈現出沉重的壓迫感。

《一》片是第一屆「首部劇情電影計劃」得獎作品(同屆得獎者還有陳志發執導的《點五步》,與張經緯執導的《藍天白雲》),影片得到電影發展基金資助,由導演趙崇基與麥曦茵監製,以很有限的資金,以及十六天的拍攝時間,完成了《一》片的拍攝。故事是以一個關於躁鬱症的病患者作為整體的主線發展,以他作為第一身的角度,看著不同人物如何看待病患者-或是自己。影片的確不算容易消化,從影片的海報設計,影像上的色調,人物角色的設定,以及故事的題材等等,《一》片總是帶來一份很沉重的感覺。

觀看《一》片之時,一直被這份沉鬱的氣氛牽引著,隨著故事的發展,觀看著人物的層次變化,受到別人的歧視眼光,感受到彼此之間的內心深處-回看今天的社會,有不少患上躁鬱症的病人,精緒上難以自我控制,難免讓人對他們存有蔑視,導致病患者難以再次融入社會生活-片中阿東遇著同樣的問題,鄰居對他的惶恐,好友多次的推搪,弟弟逃避他們…… 阿東就只有父親與鄰家的小朋友懂得如何跟他接觸與溝通,他前女友Jenny以宗教的輔助,雖然對阿東過往不究,但是阿東卻難以彌補過往對她曾受到困擾的悔疚。

導演黃進與編劇陳楚珩二人合作短篇作品《三》片之時,已經在探討著現實社會存在的不同問題,《一》片故事中所提及的議題,或多或少跟《三》片是有一脈相承之感-今天社會的工作與生活壓力,人與人之間的莫視,居住環境的問題… 這些都是今天你我一直在面對的問題,陳楚珩利用她的文字,把這些我們現在面對著的寫實境況描寫出來,黃進以利用他的影像,配上了沉重的調子,以及剪接的舖排,展現著一份很強烈的劇情張力。在影像鏡頭的舖排,影片開端時是以較多影像的構圖設計,長鏡頭的運用亦比較多,而影片的後段則著重平實的影像,呈現著寫實感覺。

除了影像與劇本能夠突顯出影片的氛圍之外,片中的配樂與歌曲亦能夠充滿表現著其效果,影片的配樂由近期於不少香港電影中配樂的波多野裕介負責,這次他所創作的配樂,有別前幾部作品的風格,這次的音樂風格切合了影片的節奏感,觀看之時亦會被音樂吸引著。片中主要的兩首歌曲,由香港獨立歌手黃衍仁主唱,片中兩首歌曲《裝睡的人》與《逆瞄》,歌詞是有點在反映著片中主角的感受,歌曲把電影的層次推進,觀看之時感到很深的感受。

片中不得不提的,就是演員的表現,他們在影片中的表現實在是十分突出-余文樂在片中演譯的阿東,他於片中有不少的內心戲,而余文樂在片中拿揑恰好,可是仍然是離不開一份「演」的感覺。飾演父母的曾志偉與金燕玲,他們的演技確是無庸置疑-曾志偉在片中幾乎是貫穿全場的演出,他在片中的演出收放自如,層次感很重,讓他有大的發揮演譯。金燕玲在片中的戲份不多,據知只有一天的拍攝,但就已經表現出她精湛的演技,在那狹小的空間能夠發揮著她的神韻,留下深刻印象的演出。而片中另一位不能忽視的演員,則是演Jenny的方皓玟,她於片中戲份同樣不多,但是她在片中演出表現精彩,當中在教會的一場,能夠發揮著感受的層次變化,令人眼前一亮。

影片的片名具有多重的含意-「一念」是指人的一個念頭,「無明」則解作為「無智慧」-這描寫著的不只是片中的人物,還有的是現實社會中被受忽視的一群。受到社會的壓力,喘不過氣的空間影響生活的環境,四面踫壁形成的迫促,思緒紊亂難以自我控制,導致今更所面對的抑壓。黃進首部長片作品探討著社會問題,躁鬱症可比喻成今天香港的狀況,因不同的外來因素而受到影響,陰暗的色調映照著內心的鬱結-片末阿東與大海二人坐在湖邊眺望,一句「回家吧」來得簡潔,父子之情融化了過往的糾葛,一起再次面對困境,意義深重的收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